Koppy

一个非常无趣的话痨

【卜岳】好眠

* 瞎写的产物  一发完

* 新入坑  请大家多多指教



1.

 

卜凡觉得就算自己再多长一个脑子,也想不通女人为何如此善变。

 

前一秒还吵着闹着说要分手,下一秒就开始气势汹汹地打电话过来查岗,非要叫他同行的人接电话。

 

这让孤身一人出来喝闷酒的卜凡犯了难,他四处看了一圈,想了想女朋友狰狞的面孔,铮铮铁骨卜凡还是叫住了身边那个他自认为帅气度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的陌生人。

 

“哥们儿,帮个忙呗,我女朋友打电话过来查岗,帮我跟她说声,我请你喝酒”

 

陌生人笑着回应,

 

“好啊”

 

岳明辉笑起来很好看,眉眼弯弯,像是含了一波柔情的春水,嘴角还会挂着半颗虎牙,平白给他添了几分娇俏的气息。

 

卜凡被他的笑晃了神。

 

他把手机递过去,对方看了他一眼,卜凡顿时心领神会,用唇语说了个,

 

“卜凡”

 

“嫂子,凡哥和我一起呢”

 

“哎哟嫂子,我你都不记得了?我岳子啊,今儿刚从国外回来,凡子给我接风呢,就我们几个人,你要是不信我给你拍张照片儿?哎哟嫂子您就放心吧,十二点前我绝对给您完完整整地把凡子送回去”

 

“兄弟行啊,这套话张口就来”

 

卜凡这人自来熟,看着手机页面挂断的电话,手忍不住就拍上了岳明辉的肩。

 

“兄弟你想喝啥,今天我请了”

 

岳明辉笑着拍掉了卜凡的手,

 

“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那不行啊,你帮了我忙了,哎你吃了没,不然咱俩出去吃个饭”

 

卜凡眼里满眼的真诚。

 

“我刚回国时差还没倒明白,不然这样吧,下次我们还能碰见,你再请我”

 

卜凡最后还是没请到岳明辉吃饭,不说联系方式,连名字都没要到,热情实诚的山东人想了一晚上,最后还是觉得是岳明辉这人有问题,可丝毫没怀疑过自己的魅力。

 

 

2.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卜凡女朋友也没再闹腾,就在他感叹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时候,回到家发现他女朋友早搬走了自己的行李,只留下个积了层薄灰的纸条写着分手。

 

说不难过是假的,更何况卜凡这个人看着糙,实际上是个心思细腻的感性男人,用他自己的话形容就是铁汉柔情。卜凡实打实地消沉了几天,就在他琢磨着给自己放个假出去旅旅游时,他的小工作室迎来了个大单子。

 

在金钱势力的压迫下,192的卜凡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

 

 

3.

 

卜凡倒是真没想过自己还能再见到岳明辉。

 

卜凡的对接方是个外国公司,他英语水平实在上不了台面,就叫木子洋给他介绍个翻译。

 

“成,我有个发小最近正好刚回国,海龟硕士,不是看在我面子上根本不接这种小活”

 

“成成成,我谢谢您,给您涨工资成不”

 

“上次小弟在你家看到的那盒进口巧克力”

 

“得得得,都给你成不”

 

趁火打劫。

 

卜凡按着木子洋发过来的时间和地址找到地儿,拉开咖啡厅的玻璃门前还跟木子洋吐槽怎么像是安排相亲,结果看到卡座里的人就直接傻了眼。

 

岳明辉架着副金丝边儿眼镜,隔着桌子朝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岳明辉”

 

 

4.

 

卜凡觉得和岳明辉在一起工作特别舒心,但是后来他仔细想了想,应该说是和岳明辉在一起的任何时候都很舒心。

 

岳明辉这人温柔地要命,卜凡画不出图把草稿到处扔的时候,他总会放下手头的笔,温柔地抚着卜凡的背,一遍遍地从脖子抚到尾,

 

“画不出来就歇会吧,凡子”

 

所以很多时候,卜凡都觉得岳明辉是不是连骂个人都是甜的。

 

卜凡之前的助理是他前女友,分手分得急都没给卜凡留出个招新助理的时间。岳明辉之前学过点画画,翻译工作结束后他也没走,干脆留了下来给卜凡打起了下手。不过这次他倒没说举手之劳,就轻飘飘甩了句

 

“涨工资”

 

他俩就在卜凡工作室的那张沙发床上挤了大半个月,工作结束的时候,岳明辉收拾着桌子,苦哈哈地说了句,

 

“又得租房子了”

 

卜凡二话没说就搬着岳明辉的大皮箱放进汽车后备箱直接拉回了家。

 

大半个月没回家,房子里里四处飘尘,卜凡虽然是个家政小达人也懒得收拾,拿着手机四处找家政公司的电话,岳明辉不知道从哪摸出条围裙戴上,开始着手擦地,


“咱俩弄弄就行了,你别打电话叫阿姨了”


卜凡看着岳明辉的架势以为他是个老手,但是过了会才看出来岳明辉其实就是个假把式,卜凡干脆全抢过来,让岳明辉去做点简单易上手的家务。


“唉,这国外回来的咋还不如中国大学生呢”

 

最后岳明辉被差使着去楼下的超市买菜,等着他拎着大包小包回来,卜凡已经擦了两遍地。

 

岳明辉看着反光的地板,在门口站了半天愣是没敢下脚。

 

“你站那儿干嘛呢不进来”

 

“凡子,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呢”


“那是当然,要不还是我们中国大学生行呢,你看马云不也还是中国大学生么”

 

卜凡硬是跟岳明辉贫了俩小时。

 

辛苦工作了大半个月,好不容易闲下来有个能早睡的机会,俩人就各自早早爬上了床,就在卜凡觉得终于能睡个好觉的时候,他却意外地失了眠,少了背后那个发热源,觉怎么都睡不踏实。

 

第二天卜凡干脆早早抱着枕头钻进岳明辉被窝,举着吹风机笑得比花儿还灿烂,

 

“老岳你都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失眠了,一夜没睡着觉。哎你洗了头啊,来我给你吹头发”

 

 

5.

 

明天就是周六,卜凡特意约了木子洋和灵超过来BBQ,美名其曰,给小弟放松一下换换脑子。

 

灵超一来就像放了羊,翻箱倒柜找卜凡私藏的进口巧克力,卜凡向来对熊孩子没辙,只能陪着灵超一起找。

 

“你和卜凡睡一张床?”

 

木子洋斜倚在门框上,目光灼灼,带着些审视的意味。

 

岳明辉被他盯得心里发虚。

 

“你喜欢卜凡?”

 

“怪不得你家也不回,高管也不做,反而跑去给卜凡做助理”

 

岳明辉哑口无言。

 

他对卜凡确实存着不该有的心思。

 

 

6.

 

没人说得清楚喜欢这个东西,就像没人控制得了明天的天气是晴还是阴。

 

九年前的岳明辉远不似现在这般温和,那时的他还是一团带着灼热温度的火。

 

有文化有背景,有相貌有本事,顺风顺水的岳明辉突然就被人堵了。

 

他刚和老师商量完市三好的名额,打算骑车回家时,被人堵在了车棚。

 

双拳难敌四手,他只有被围着打的份。

 

王子救公主,那王子被堵了呢,自然会有骑士。

 

但是月王子的骑士有点蠢。

 

那时候初中部的卜凡做完值日正好路过,远远看见车棚有人被欺负,心中猛生一股浩然正气,因此早在初中就长到一米八的卜凡,推车过去吼了声,

 

“教导主任来了”

 

不良少年成功被吓跑,只留下岳明辉和卜凡俩人大眼瞪大眼。

 

就在卜凡琢磨着是扶着还是抱起岳明辉去医务室的时候,岳明辉酷酷地撸了把刘海,

 

“你别想了,我不去医务室”

 

僵持不下,卜凡干脆就拉岳明辉去了学校超市,买了一把创可贴还有一支老冰棒。

 

当卜凡低着头认认真真地把创可贴贴上岳明辉的伤口时,像所有俗套的狗血小说一样,岳明辉确确实实听见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岳明辉后来没找过卜凡,他把那瞬间的悸动埋在心里当成了一个秘密,如果不是九年后他还能再遇见卜凡,他也不会发现,他的那份心动早就随着时间生根发芽,开出了一片蔷薇花园。

 

 

7.

 

木子洋和岳明辉谈话的时候,卜凡就在门外,如果不是手机铃声恰好响起,他们也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生活就是一盆狗血,哪里需要泼哪里。

 

偏偏还是他前女友的来电。

 

他前女友喝醉了酒,在电话另一端哭着喊着要卜凡去接。

 

卜凡不知道该对这通电话持有什么样的态度,但是他终究得尽他的责任,随手抓了件外套匆匆出了门。

 

木子洋心知自己坏了事,也没好意思再赖在卜凡家吃烧烤,拉着一脸无辜巧克力糊了满嘴的灵超回了家。

 

他们走后,岳明辉开了客厅所有的灯,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听电视里的段子,等着眼泪砸进沙发,将眼前的蓝色布料染成深色,他才后知后觉地才摸到脸颊上的泪痕。

 

他坐在沙发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墙上的钟,一秒一分一小时,房间里静的只有滴答声。

 

他心里没底。

 

他不敢确定这场荒唐的暗恋究竟能不能等来他想要的回应。

 

他也不敢想卜凡,只能在心里一遍遍唾弃着沉溺于虚幻温情的自己。

 

他引以为傲的理智早就崩了弦。

 

 

8.

 

卜凡过去的时候,他前女友早就在ktv的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嘴里还念叨着卜凡是个渣男。

 

卜凡郁闷地把她送回家,走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句,

 

“明明是你跟我分的手,我咋就成渣男了”

 

前女友没理他,翻了个身继续睡。

 

卜凡关门的时候,隐约听见屋里传来一句含糊不清的梦话,

 

“渣男卜凡,你丫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根本没上心”

 

安顿完前女友后,卜凡没回家,开车去了海边吹风。

 

“大海啊,母亲,你能带走我的烦恼和忧愁不”

 

大海母亲自然不会给他回应。

 

如果要问卜凡喜不喜欢岳明辉,答案毫无疑问会是肯定句,但是喜欢也分很多种,他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就坐在沙滩上用手机百度了半天俩男人咋接吻上床。

 

看了没两分钟,卜凡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关掉浏览器,闭上眼睛浮现的是岳明辉温和的笑眼。

 

不论如何,他都想吻岳明辉漂亮的眉眼。

 

 

9.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门锁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岳明辉才恢复了对时间的概念。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卜凡,只好闭着眼睛缩在沙发上装睡。

 

卜凡这次倒是细致了一把,小心翼翼地把岳明辉抱进卧室,还体贴地给他掖好了被角。

 

直男卜凡差点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岳明辉折腾了一天早就丢了精神,躺在床上没几分钟就去见了周公,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腰间突然多了一只手。

 

“老岳,咱俩在一起吧”

 

岳明辉没有说话,他伸手关掉了床头那盏小夜灯,一头扎进了身后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一夜好眠。


评论(10)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