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ppy

一个非常无趣的话痨

【卜岳】Kiss From A Rose

*  一个奇怪的设定 生化人AU

*  功力不够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欢迎大家吐槽和捉虫~



本文设定  生化人的所有信息都依存于他们体内的芯片




1.

 

卜凡穿着纯白色的工装服踏进实验室时,他觉得他几乎要和这屋子里铺天盖地的白融为一体。强烈的不真实感像升腾的汽水泡泡,从脚底沿着脊柱直冲他的头顶。

 

短短一天,他踏着泥泞走上云端。

 

工厂十几个保安里,只有卜凡一个人升了职。

 

他被通知见主管的前一秒还靠在椅背上打着瞌睡,保安帽扣在他的脸上跟着他的呼吸起起伏伏。

 

下一秒,天大的馅饼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主管背靠着窗户,窗外明亮的太阳光线照下来,给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镀了一层金边,圣洁地像是来自天堂负责宣布神谕的使者,不过当然充其量也就只是超低配版。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的人都喜欢啰嗦,他站在卜凡的面前长篇大论了将近一个小时,嘴巴不停地张张合合,而卜凡从头到尾也就听进去“升职”这两个字。

 

职务的变化和卜凡预想的不太一样,他原先以为自己顶多升到保安队长,每个月能再多加1500块钱,手底下还能管几个人给自己跑腿买早午餐。但是现实和预想总归有点出入,他每个月的账户能多加俩零,公司不仅提供三餐,工作地点还是空调房。

 

待遇好的像是弱智诈骗公司发来的钓鱼短信。

 

从小求真务实的卜凡,想都不想就答应第二天准时打卡上班。

 

反正他一穷二白、家徒四壁,除了长相身材没任何值得别人贪图的地方。

 

 

2.

 

卜凡很多时候都在庆幸自己最终还是走进了那间外表灰败的废弃工厂。

 

像是漫画和电影中的情景,他跨过一道无形的门,门后是个崭新的世界。

 

他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又或者自己正踩在清醒与梦境的边界线,只要后退一步就能回到真实的世界。

 

但是卜凡也没有纠结,原因是他看见个男人,一个漂亮的男人。

 

他们之间隔着一层玻璃墙,视线交汇时,他冲着卜凡微微一笑,眼底闪着细碎的光。

 

卜凡的心没理由地动了一下。

 

“他就是你这次的看护对象,实验品Pinkray”

 

Bc221生化公司最新型实验品,人造人3号pinkray。

 

“他很漂亮吧”

 

卜凡看得入神,连身边何时多了一个人他都毫无察觉。来人衣着也是极简的白,唯有一头漂染的紫灰色头发格外扎眼。

 

“你是新来的看管?”

 

男人的眼神瞟过卜凡的胸前,

 

“0413号,卜凡”

 

“你可要小心一点”

 

男人伸手扶了一把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他,很危险”

 

 

3.

 

如果说卜凡一开始还对自己的工作有着什么期待,还会因为陌生人的警告而怀疑自己陷入风暴中心,那么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工作后,卜凡完全不再有任何怀疑,这样枯燥又乏味的工作确实很考验人。

 

他唯一的工作就是要看着Pinkray,时时刻刻记录他的行为。

 

不过pinkray并不像他在电影、漫画中看到的传统意义上的生化人,他要有趣得多。

 

早晨睡不醒的时候他会有起床气,好看的眉毛紧皱着,说话的语气里满满都是不耐烦,但是等他困意消散后,整个人又会瞬间被温和的气场包围,像跌进三月的春风里,一举一动,温度适宜。

 

诸如此类的细节还有很多,比如睡觉时会蜷起身子将被子夹在腿间,比如吸营养液的时候他总会先伸出一小截舌头,把吸管整个卷进嘴里再吸等等,卜凡统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起初的一段时间里,他很少会和卜凡主动搭话,大多数时间里他都只是静静坐在床头翻看一本暗红色封皮烫着金边的英文书。当卜凡主动和他交谈的时候,他就会立即抬起头注视着卜凡,眼底荡漾着满满的笑意。等到卜凡按着他的习性,一点一点侵入他的城池后,他就收起了他“温柔的假象”,会因为一点不顺心的小事故意不理卜凡,会不停地和他无理取闹,唠唠叨叨。

 

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卜凡觉得玻璃窗后仿佛就是个真实的人。

 

 

4.

 

不出意料,卜凡喜欢上了pinkray。

 

他无法准确描述这份感情产生的过程,就像是一团毛线,头尾两端都清晰地露在外面,至于中间究竟打了几个结,卜凡一点都不关心。

 

不能以貌取人绝对是对卜凡最好的描述,自从卜凡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后,他每次和pinkray聊天前总得做个漫长的思想准备。

 

这边卜凡还在琢磨搭话的主题,那边pinkray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开口说了今日份的第一句话,

 

“你吃过松饼吗,书中说松饼软软的,淋上一层特制的糖浆会很好吃”

 

他把书对着卜凡的方向举起来,细长的手指划过一串英文,他的指甲被修剪地很整齐,小小的一片椭圆形,透着淡淡的粉色。

 

卜凡英语水平不高,他认真地看了半天,勉强只认出了“cream 奶油”这个词。

 

“还行吧,就是甜不拉几的,我不太喜欢”

 

Pinkray把书放在腿上,他用胳膊撑着脑袋,望向卜凡的眼神干净又明亮。

 

“吃是不大可能了,能看看长啥样就好了”

 

说完他轻轻叹了口气。

 

 

第二天卜凡打卡上班的时候特意没有交手机,他把手机用保鲜膜裹了一层又一层藏进胸前的口袋里。

 

他进去的时候pinkray正吸着营养液,腮帮子跟着他吸食的节奏一鼓一鼓,看见卜凡走进来,兴奋地朝着卜凡挥手。

 

卜凡将外套盖在角落的监视器上,献宝式的掏出这个不大的黑色方块。他把屏幕对着pinkray,滑动手指,一张一张地给他看昨天下载的照片。

 

“这个是你想吃的松饼,还有这个,这个是蛋糕,我觉得蛋糕比松饼好吃些”

 

“不过其实我觉得中餐最好吃,你看这个是火锅,红色的是麻辣的,白色的是清汤,在红油锅里涮完牛羊肉再在海鲜酱里那么一蘸,味道特别绝”

 

“还有这个是烧烤,我跟你说,我上学那会特别爱吃我们学校背后的一家烧烤,特便宜料还多,那老板和我特熟,还会给我留羊肉串。我有几个东北兄弟,大金链小手表一天三顿怼烧烤,特别涩会”

 

“还有这个,这是我们青岛特产,下次我带你去青岛吃海鲜喝啤酒”

 

卜凡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说了错话,立马放下手机扇自己的嘴,

 

“叫你嘴贱,叫你嘴贱”

 

pinkray被他的动作逗笑,眼睛弯成一道弧线,形状优美。 

 

“好啊,我以前在别的书里看过,听说很好吃”

 

卜凡害怕伤了他的情绪,说话的语气都是怯生生的,

 

“那你…什么时候能从这里出来?”

 

pinkray垂下眼,浅白色的灯光照射下,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打出一片阴影,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能出去?”

 

“他们说,人造人的情绪和身体状况都极不稳定,需要24小时观察”

 

“你…知道你是人造人?”

 

卜凡激动地几乎要冲去窗前,

 

Pinkray将手中的书铺展开,指腹反复摩挲着暗色的封皮,他的嘴角微微上翘,

 

“知道,我还知道,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声音很轻,像一阵风轻轻掠过水面。

 

“不说这些了,我想取个名字,pinkray有点难听,给我点意见呗。我觉得你的名字就挺好的,卜凡,不凡,听起来就挺霸气,不如我叫霸天好了,我看很多书里主人公都叫这个名字”

 

“你终于发现你这个‘pinkray’难听了,又难听又难念,霸天还不如pinkray呢。其实吧…”

 

卜凡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早就想好给你取的名字了。岳明辉,‘月明星辉,星汉灿烂’不错吧,我有一次下班回家,一抬头就是满天的星星,当时这个名字就从我脑海里蹦出来了,我就觉得你特别适合这个名字,我以后就叫你老岳,比你那个pinkray不知道要顺耳多少倍”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是两首不同的诗你都能混一起,凡子,你行不行啊”

 

“你废话真多,不想叫这个自己取去”

 

“叫,怎么不叫,虽然你诗背的不咋地,但是你取名字还挺有一套,岳明辉还挺好听的·”

 

“岳明辉”

 

“?”

 

“岳明辉”

 

“咋啦”

 

“岳明辉”

 

“你有完没完”

 

“确实挺好听的,我真有才华”

 

“等你出来了,我就去香山上喊岳明辉三个字,香山人特别多,到时候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你的名字,传遍每一个地方,让他们都知道你有名字,叫岳明辉”

 

说到这里,卜凡的眼睛亮晶晶的,眼底迸发出奇异的光,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向前迈一步,将手贴在玻璃上,

 

“我能救你吗?”

 

“我能救你吧!就像电影里面一样,肯定有办法的吧,我可以救你的吧!”

 

他的眼神带着灼热的温度,穿过玻璃将岳明辉的血烧地沸腾,他盯着卜凡手掌的轮廓,慢慢地也将手贴了上去,卜凡的手大了他一圈,他想如果他们牵手,卜凡肯定会牢牢包住他的手。

 

他的心里燃起一丝期待。

 

5.

 

第二天卜凡打卡上班的时候,岳明辉已经在玻璃窗前站了很久。

 

“凡子你确定要救我吗”

 

卜凡重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Doctor.kwin是这里的负责人,他知道密码”

 

“我们可以从他下手。他来这里做负责人的时间并不长,几个月前才刚刚转过来。我听说,他有个很聪明的弟弟,一年前莫名失踪了,然后他接手这里没多久,他弟弟就找到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

 

“所以,我怀疑,他现在的弟弟和我是一样的。人造人是不能替代人类生活的,除了作为实验品,一旦被发现,他们只能,被消除,这或许是我们的机会。虽然这是一个猜测,但是你可以作为筹码找他谈谈”

 

“凡子”

 

“如果这次能成功,咱们就在一起吧,我想和你一起去青岛看看”

 

 

4.

 

卜凡脑子里一团乱麻,他努力想着美国大片里关于谈判的各种情节,结果真正站在李振洋的办公室前,他脑子里只剩“摊牌”这两个字眼。

 

卜凡早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并且想着自己会像电影里就此英勇就义,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和李振洋的谈判格外顺利,顺利到卜凡几乎没怎么开口就成功拿到了钥匙。

 

他过去的时候,李振洋正翘着腿翻看一本相册,照片上漂亮的男孩笑容灿烂。看到卜凡,他合起相册,嘴角勾着一抹浅笑,

 

“96号,你说怎么辨别真假呢?”

 

他的视线又一次划过卜凡的胸前,

 

“哦不对,你是0413号,不好意思我记错了”

 

卜凡站在他的面前,表情严肃,

 

“我知道关于你弟弟的一些事,作为交换,我想要密码”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说了,密码在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吧”

 

李振洋朝着桌子抬了抬下巴。

 

卜凡半信半疑地走向桌子,他拉开抽屉,糖果满的几乎要溢出来。他摸了好一阵子才在角落里摸到一张卡片。

 

那是他的工卡。

 

“找到了?那就走吧,走得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为什么是我的工卡”

 

“有什么稀奇的,俗话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我用随便一个员工的工号做密码?”

 

卜凡攥紧了手中的工卡,

 

“谢谢”

 

“不用谢,记得管好你们的嘴”

 

他把工卡放进胸前的口袋,关门时隐约听到屋里传来一句话,

 

“小心一点,我放过你,不代表别人也会放过你”

 

 

5.

 

从实验室到停车场,短短5分钟的路程,卜凡觉得格外煎熬,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当他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他的后背早已湿透。

 

“老岳?”

 

岳明辉伸手抚上卜凡的肩膀,

 

“我在,我们成功了”

 

卜凡不敢松懈,立刻发动汽车引擎,逃离这个地方。他开了一夜的车,终于踩着天亮的点过了收费站。

 

他带着岳明辉回了他老家,山东青岛。

 

外面天刚蒙蒙亮,浅灰色的天空里只有最东方的地平线泛起一条橘黄色的光。

 

卜凡把车停去路边,带着岳明辉去吃早饭。8点钟的早点摊,人声鼎沸,直到卜凡被蒸屉的热气熏红了脸,他才感觉到一丝真实感。

 

岳明辉此刻就坐在他的旁边握着他的手,他们面前摆着岳明辉第一顿早餐,豆浆油条还有两笼小笼包。

 

“想问什么就问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他弟弟的事?”

 

“你的上一任是个女孩子,很八卦,消息很灵通,她很喜欢我,什么都和我讲。不过你放心,我对她没意思,我要是喜欢她,早就没你什么事了”

 

“那为什么李振洋会这么轻易地把密码给我们?”

 

岳明辉搅了搅面前的豆浆,吸了一口,

 

“他和我们不一样,处在他的位置,就算这只是个猜测对于他来说也会是个大麻烦,更何况,他弟弟要比我重要的多,就算我消失了,他也可以伪造我自然死亡或者被销。而他,绝对承受不了他弟弟再一次消失吧”

 

卜凡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你是想问为什么他为什么不直接处理掉我吗”

 

“不是,我是想和你说,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

 

岳明辉被他的话逗笑,

 

“别开哥哥玩笑”

 

卜凡把岳明辉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没开玩笑”

 

卜凡认真的眼神径直地照进了岳明辉的心里,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浸在灌满蜜汁的池子里,软的一塌糊涂,不过这份温存和感动还没持续几秒就被卜凡打破,

 

“那他为什么不处理你?”

 

“滚!”

 

“不是你叫我问的?”

 

“我叫你问你就问?那我叫你去死呢”

 

“别做这种假设了,你肯定舍不得。我是真好奇,你告诉我呗”

 

“李振洋比你心软多了,他狠不下心处理我。哪像你这个小白眼狼巴不得哥哥被处理掉是吧”

 

“哪能呢哥,我还想和你过一辈子呢”

 

 

6.

 

卜凡和岳明辉在这儿安了家。

 

他们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卜凡带着岳明辉串遍青岛的每一条大街小巷寻找美食,带着他咸湿的海风中领略这座沿海城市的风土人情。

 

他们在夜晚昏黄的灯光下牵手压马路;在无人的街角紧紧相拥,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他们在灯光昏暗的电影院一遍遍描摹对方的唇线,无心关注电影的情节。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船,卜凡会一边说着“磨叽”,一边坐在沙发上笑着看岳明辉在两件衣服里犯难。一起打游戏时,岳明辉明明自己还活着却非要固执地站在圈外一边喝药一边等着卜凡复活。

 

全世界他们最亲密。

 

 

8.

 

岳明辉近来格外主动。

 

当卜凡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烛光晚餐。

 

烛光摇曳,岳明辉绯红的脸颊比杯中的红酒更动人。

 

像是所有老套的求婚场景那样,卜凡在最后的甜品杯里吃出一枚银白色的戒指。

 

他无比庆幸自己今天的吃法还算文雅。

 

岳明辉就坐在他的对面,昏黄的烛光映得他眼睛格外明亮,

 

“卜凡我们结婚吧”

 

他对卜凡说。

 

一切夜晚美妙地像是墨菲斯织出的彩色梦境。

 

 

9.

 

窗外的夜色如水般温柔,只有窗外明明灭灭的星星注视着一切。

 

昏暗的房间里,本该熟睡的岳明辉缓缓睁开了眼。

 

“我爱你”

 

他温柔地亲吻了卜凡的脸颊,随后从枕头下摸出一支针管,扎进了他的后颈。

 

房间里,起起伏伏的鼾声还在继续。

 

“任务对象已进入休眠,可进行下一阶段”

 

角落里荧光的手机屏幕上只显示着一条已发送的短信。

 

 

10.

 

“后悔了?”

 

李振洋笑着把桌上的咖啡朝着岳明辉的方向推了推,岳明辉抖了抖手中的报纸,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

 

“这是我的工作”

 

“也是,工作和感情是得分开。销毁快开始了,要去围观吗”

 

“不了”

 

“可惜,那孩子总归是想再见你最后一面的”

 

“休眠状态下没有意识”

 

“你还真是冷血无情。我还有工作,先去忙了”

 

白色的身影渐渐走远,岳明辉手中的报纸陡然跌落,他的双手颤抖不止。

 

对面的屏幕上显示,



 

“人造人96号katto已成功销毁”














































很开心你能看到了这里


(~ ̄▽ ̄)~


下面是个什么?你点点看看?


👇


戳我





皮这一下很开心



希望大家不要打我hhhh






评论(2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