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ppy

一个非常无趣的话痨

【卜岳】卜凡凡追爱记

*   几小时的激情摸鱼  大概是一个校园AU


*   懒得捉虫了  请各位xjm高抬贵手




1.

 

在卜凡的想象中,他的告白场景应该是,放学课后,一个壁咚把喜欢的姑娘圈在身下,直白地说出喜欢,然后看着对方脸红着点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半夜睡不着去人家小区门口瞎溜达,指望着对方也睡不着好来个浪漫的偶遇。偶遇自然不可能,事实上,岳明辉住的高档小区警备森严,他连大门都进不去。

 

卜凡怂是真怂,他暗恋了岳明辉俩月,说过的话就两句,一句自我介绍,一句“有空一起玩”。

 

他把自己的单杠自行车放进车棚,迈开长腿一路窜到高三所在的二楼,熟练地从怀里掏出加了鸡蛋里脊的煎饼和一盒香蕉牛奶塞进岳明辉的抽屉里。他到的时候教室里还没几个人,他转过头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回自己的教室,坐了十分钟拿着自己和李振洋的水瓶假装路过,正好碰上岳明辉进教室。岳明辉的教室正好在二楼的热水机旁边,卜凡个子高视角广,从前门能看到岳明辉坐在位子上摸出早餐来吃,等着他打完水回去,岳明辉刚好吃完早餐,一个远投把奶盒扔进垃圾桶,模样潇洒帅气,飘动的发梢飘过卜凡心上,挠的他心里痒痒。

 

卜凡真没想过他还会有喜欢上学的这一天,几个月前刚开学的时候,卜凡的梦想还是能天天放假好回家抱着电脑打游戏,结果没过几天他就换了梦想,现在的卜凡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上学,最大的梦想就是岳明辉能和他说几句话。

 

李振洋对他这种陷入恋爱的纯情小男生的行为嗤之以鼻,他还记得当时他问卜凡为啥喜欢岳明辉时得到的答案,想起来就觉得膈应。

 

当时他和卜凡因为上课说话被赶出去站在走廊罚站,他犯困靠着墙补觉,卜凡闲不住就去窗前看别人上体育课打篮球。就在李振洋差点睡着的时候,卜凡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蹦过来,非要拽着他去窗前看别人打篮球,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想着怎么开口嘲讽一下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大个。

 

打个篮球也稀奇得不得了,白浪费了那么大高个。

 

“快看那个黄毛”

 

卜凡想了想还是换了个措辞,

 

“那黄头发的男生是谁啊”

 

卜凡隔着窗户手指跟着下边的小人不停地动,晃得李振洋头晕。

 

“你别指了,场上就一个黄头发,我眼没瞎能看得见”

 

“那你又不早说,指的我累死了,认识么哥”

 

“不打听打听你洋哥我在学校多出名,还有我不认识的人?”

 

“行了别贫了,到底认不认识,不认识我问老刘去,就知道你不靠谱”

 

“哎,我这暴脾气,不就高三1班的岳明辉么,有啥不认识的,你哥哥我还有他qq号呢,咋啦,看上他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

 

李振洋笑嘻嘻地凑过去,胳膊搭上卜凡的脖子。

 

“真假的,你别忽悠我啊哥”

 

卜凡突然扭过头来盯着李振洋,李振洋被他认真的神情吓了一跳,刚刚嘴角挂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弟弟,这玩笑可不好玩”

 

“没开玩笑啊哥,你刚刚说要给我介绍的,你可不能诓我”

 

李振洋缩回手臂,他吞了口口水,

 

“你玩真的?你喜欢他啥啊”

 

卜凡挠了挠头,轮廓硬朗的脸上难得带着些许称得上羞赧的神情,

 

“他打篮球的时候,一头黄毛一飘一飘的,我觉得特别好看,一下就喜欢上他了,一见钟情,你不懂”

 

李振洋向下面瞟了一眼,清一水的黑色头发里确实岳明辉的黄头最显眼,他缓了口气,

 

“你喜欢黄头发你染一个不就完了么”

 

“不染,黑头发才是男人本色”

 

“那你又说喜欢他黄头发”

 

“他比较好看”

 

天边不知何时爬上来一抹泛红的晚霞,映红了卜凡的脸。

 

 

2.

 

卜凡烦,李振洋也烦。

 

卜凡烦是因为岳明辉压根还不知道他是谁,李振洋烦是因为家里多了个便宜弟弟,补觉时间都不够的他还得分出精力奶孩子。

 

李振洋妈妈莫名冒出来个多年闺蜜,夫妻俩的业务扩展到国外,俩人忙着工作没空带孩子,干脆就把儿子寄到他家养。小孩还在读初中,巴掌大的小脸,眼睛占了一半,长得特别水灵。刚到他们家的第一天,奶声奶气的问好立马俘获了李振洋父母的心,一口一个超超,比对他这个亲儿子还亲。

 

小孩刚到的第一天起了个大早,给李妈妈打了下手做了早餐,又蹭蹭蹭跑去二楼叫李振洋起床。李振洋被敲门声吵醒,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去就想骂人,结果看见乖巧地站在门口的小孩也不好发作,干脆就套好校服去洗漱。李振洋坐上桌子的时候,还不到7点,他伸手拿了块面包,刚好看见小孩歪着头隔着玻璃杯偷瞧他,心口的气瞬间烟消云散。

 

李振洋斜倚在沙发上等着卜凡过来敲门,没等来卜凡,倒是等来了小孩手里拿着条红色的围巾跑过来在他面前站定。

 

“哥哥帮我带”

 

小孩瞳色很浅,眼里的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李振洋难得好脾气了一回,仔仔细细地给小孩围好了围巾。

 

李英超的初中就在李振洋高中隔壁,早上李振洋犯懒,李英超就坐卜凡的单车来学校。

 

“我这车座,内个谁还没坐过呢,第一次就给你了”

 

路上卜凡念叨了一路。

 

李英超觉得载他上学的这个大个哥哥特别逗,碎碎念了一路,看向他的眼神特别幽怨。

 

“大个哥哥,谢谢你载我上学,给你糖吃”

 

“我不想吃糖”

 

“吃糖能开心”

 

“我现在不开心,我吃了糖也不开心”

 

“为什么呀”

 

“因为他喜欢的人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

 

旁边幽幽地飘来一句话。

 

 

3.

 

卜凡觉得李振洋这个弟弟特别牛逼,因为他让岳明辉主动和卜凡说了话,还差点握了手。

 

李英超虽然年纪小,但是好歹也读过不少青春疼痛文学,这点小情小爱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事,在知道困扰他卜凡哥哥的问题后,直接下课拽着卜凡去了操场。岳明辉课间在那打球。

 

他叼着根棒棒糖直奔着岳明辉走过去,刚好轮到岳明辉接球,岳明辉压根就没看见旁边啥时候过来个人,刚接到篮球准备投篮,伸手就碰掉了小孩手中的棒棒糖。

 

看着面前小孩委屈巴巴的小脸,岳明辉心里着实母爱泛滥了一大把,他扔下球拉着小孩过去一边,

 

“对不起啊,我赔你,你想吃什么我们去买”

 

小孩仰头看向岳明辉,摇了摇头,

 

“不要你赔”

 

岳明辉弯下腰把自己降到和小孩同一高度,笑着问。

 

“那你说怎么办啊”

 

小孩拽着他走向了操场一边的大个,

 

“我凡哥想认识你,你俩认识一下,就当赔我糖了”

 

岳明辉看着眼前比他快高出一头的男生有点犯懵,他愣了一秒,立马笑着朝对方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岳明辉”

 

卜凡挠了挠头刚想回握,岳明辉突然收回了手,

 

“打篮球手有点脏,不好意思啊”

 

卜凡生生咽回了嘴边的那句,

 

“没事,我不嫌你脏”

 

俩人聊了半天,岳明辉抄了卜凡qq号回去才发现,他已经在自己好友列表里躺了俩月。看着聊天记录上熟悉的自我介绍,岳明辉觉得有点好笑。

 

 

4.

 

男生之间的友谊往往很容易建立,游戏、运动之类的随便一聊,下课就能约着一起吃饭,更别说已经掌握岳明辉第一手信息的卜凡,他俩很快就聊出了火花,再聊出了巨轮。

 

要岳明辉评价,卜凡这人最有意思的地方大概就是能陪着你去和街口的校霸干架,也能回去摸着你的头给你泡杯姜茶。不得不承认,岳明辉觉得和卜凡在一起很舒服,舒服到无法想象假如要是离开这个随时摇着尾巴冲向你的大型犬生活会是怎样。他本来以为,在他毕业前,卜凡会一直占着他最好朋友这个位置。

 

那天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周五,岳明辉照例在课前去物理办公室搬卷子,他抱着一大堆卷子刚好在教室后门遇上自己的前女友,说前女友好像不太合适,因为他俩好像还没分手。

 

女生高一和他一个班,追了岳明辉将近一年,终于才在分文理班的前一天修成了正果,成了岳明辉的正牌女朋友。女生文科成绩拔尖,物理却只能打个个位数的分数,被逼无奈只能选了文科班,文科班和理科班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隔着一栋楼,俩人只能“异地恋”,偏偏女生性格矫情地厉害,动不动就喜欢冷战,这次冷战了将近一个月,快到情人节才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主动来找岳明辉和好。

 

在楼道里也不方便说话,女生说放学她再过来,岳明辉抱着卷子点点头,笑着和女生说拜拜。

 

女生倒是准时,一下课就准时蹲守在门口,小脸憋得通红,硬是等到岳明辉背着书包出教室才哭出了声。

 

岳明辉这人心软,本来打算分手的话也咽回了肚子里,他摸摸女生的头,轻声细语地安慰着她。女生哭着说,不想分手。岳明辉点点头,说不分,不分。哄了好大一会,女生终于不哭了,岳明辉说,走吧送你回家。他捡起女生的书包,抬头正好撞进卜凡眼底。

 

卜凡这次出奇地没冲着岳明辉笑。

 

“你女朋友?”

 

岳明辉莫名被问的有些心虚,但是还是点点头。

 

“女朋友”

 

 

5.

 

卜凡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来缠着岳明辉一起回家,他俩qq上的火花也早就掉了,之前非要续着的是卜凡,现在嫌幼稚不续了的还是卜凡。

 

岳明辉最近也没心思想卜凡的不对劲,他被女朋友缠得快要发疯,他女朋友没安全感地厉害,基本每节下课都得过来找他,为此老师找他谈了好几次话,幸亏他成绩好,月考排名不降反升,老师才没揪着不放。他想着这么的不行,趁着放学和女朋友好说歹说,从学习的重要性说到天天下课过来多浪费体力,多浪费精神。他女朋友难得一句话没说,直到岳明辉结束了长篇大论,她才盯着岳明辉说,

 

“岳明辉,你是不是不想看到我”

 

岳明辉摇摇头,

 

“没有啊”

 

“承认有这么难吗,你其实早就不想理我了吧,偏偏还得害怕我受伤不敢说分手,你累不累”

 

“岳明辉,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再问你一次,你想不想和我分手”

 

女生直勾勾地看着他,这次岳明辉没有摇头,

 

“你值得更好的”

 

“没劲,分手都不直说,岳明辉,咱俩分手了,记住是我甩的你”

 

女生拍拍屁股踩着单车走了,留下岳明辉一人和他的小摩托相依为命,岳明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卜凡。

 

高一其实比高三放学要早一节课,但是每次岳明辉回家的时候总能碰到卜凡踩着一辆单杠自行车跟在他后面。还有每天早上的早餐,也是从卜凡加了他qq开始出现的,基本一个星期都不会重样,要是他哪个饼子或者包子少吃了一口,那样东西以后就不会再出现。每天早上热水机前出现的身影,还有不论自己是几点去小卖铺都会买到最后一个肉夹馍的好运气,岳明辉像是摸到了一条线,所有零散的碎片统统顺着它连在了一起,拼凑成了一幅幅完整的画面,而线另一头缠着的是卜凡早就捧去他面前的一颗冒着热气的真心。

 

岳明辉越想越清楚,越想越明白,他急着一路飙回家里,跑进房间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急匆匆地解开锁给卜凡打电话,电话关机,他一屁股坐在床上盯着手机犯懵。

 

他脑子里像是过电,退到手机页面,左上角图标上大大的13提醒了他,他坐去桌前,摸出两张牛皮纸,拿出钢笔沾了墨水写字。

 

卜凡出门急没带手机,他左手拿着一盒手折的玫瑰,右手举着一瓶老家产的啤酒犹豫不决。

 

他之前郁闷了好久,想找个人倾诉,但是李振洋这人没劲地厉害,估计会翻两个大白眼说自己活该,卜凡本来就饱受摧残的心实在无法再一次接受这种打击,最后干脆找了李英超诉苦。

 

未成年小朋友含着奶糖,一本正经地听卜凡吐苦水,末了,他拍拍卜凡的肩膀,

 

“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头挖卜倒。死也得死个明白啊,你卜试试怎么知道他卜喜欢你呢”

 

卜凡越听越觉得有道理,直接回家拿着自己早就折好的一盒玫瑰花出了门,到了岳明辉家小区门口,还买了一瓶啤酒壮胆。

 

结果,事实证明,看门老大爷不会因为你长得又高又帅还打算表白就给你放水让你进去。

 

吹了一瓶啤酒的卜凡晕乎乎得躺在公园椅子上和流浪汉抢位置,怀里还抱着盒玫瑰花睡得贼香。

 

幸亏回去李英超嘚嘚瑟瑟地就和李振洋说了他今天做了一波情感分析师,不然卜凡这么睡一晚上非得冻死在椅子上。

 

李振洋看着卜凡盖着长羽绒服,缩在长椅上打着呼噜,他气得想上去掰了卜凡的头。拽起卜凡之前,他狠狠地踹了卜凡一脚。

 

第二天,睡在外面的卜凡生龙活虎一点儿事没有,搬他回来的李振洋裹着羽绒服恹恹地坐在座位上打着喷嚏,送完玫瑰花的卜凡一脸惆怅地在他面前坐下,

 

“妈的卜凡凡你真得减减肥,老子昨天捞你回来把我腰都给闪了。看你这样,咋的,告白失败了?我就说嘛,你这么胖,岳岳能看上你除非他瞎了眼”

 

卜凡不吭声,默默地从兜里掏出两张纸,

 

“你说这老岳写个情书写这么多字,我得咋回啊”

 



“滚!”




评论(12)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