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ppy

一个非常无趣的话痨

【卜岳】岳兔兔追爱记(2.0

*  求婚大作战au


*  情节是我编的是我编的是我编的


*  自认为这章挺甜 大家张嘴吃糖 啊~



[1]



2.

 

岳明辉明明记得他从这里逃出去的时候,台上的一对佳人已经宣完誓,连酒席都已经上齐,虽然他没吃几口,但是菜色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此刻耳边此起彼伏的起哄喧闹声还有眼前台上人的拥抱和亲吻的画面,岳明辉都看得真真切切,甚至卜凡最后轻轻刮了叶小姐的鼻子这个细节都与他记忆里丝毫无差。他的胃开始隐隐作痛,但是脑海中的思路却越来越清晰,

 

他现实生活中的时间点提前了。

 

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个大胆的想法,如果他多回去几次,是不是他就能在现实生活中回到卜凡向叶小姐求婚前那个时间点,那样或许他还有机会能阻止这场婚礼。

 

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晰,等到司仪宣布典礼结束开始宴席的一刹那,他就立即离开座位冲向洗手间。

 

“小兔子?”

 

“你在找我吗”

 

小兔子突然从他背后一蹦一蹦地跳了出来。

 

“怎么样,你完成你的心愿了吗”

 

岳明辉的嘴唇抿成一条线,

 

“完成了一部分吧”

 

“一部分就是还没完成吗”

 

“嗯”

 

“你来找我是想再回去一次吧”

 

“是”

 

“那你闭好眼睛,我们再来一次”

 

岳明辉乖乖闭上眼睛,随着耳边响起熟悉的响指声,他再睁眼,眼前就换了副天地。

 

地上铺着木质地板,房间里前后还有两面大镜子,岳明辉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熟悉的套头卫衣,心想自己这是回到了大厂。

 

“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戴帽子的男生突然贴近吓了他一跳,他看清对方的脸后认出那是超能唱片的娄滋博。

 

“没事,我有点累,你先去练习吧”

 

看着小孩一脸不放心的表情,岳明辉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没事,我歇会就好了”

 

他打发走一脸担心的弟弟,自己找了个角落开始整理思路,耳机里传来的音乐是《Boom Boom Boom》,他这是回到了曲风测评的时候。

 

他还没理清头绪,练习室的门就被敲响。

 

“老岳!老岳!出来一下”

 

卜凡站在门口探进大半个身子,一脸兴奋地叫着他。

 

岳明辉隐隐约约想起点什么,当时卜凡确实也来找过他。那天编导小姐姐买了一盒杯子蛋糕,卜凡好说歹说终于要来一个,小小的蓝色的蛋糕上面粘着几个浅黄色的月亮形糖豆做装饰物。192的傻大个小心翼翼地把蛋糕藏得严严实实,害怕给别的练习生瞧见抢了过去,他站在门口不停地唤着岳明辉,满脸都是期待,不过岳明辉当时没出去。

 

那时候马上就要公演,前一轮投票的时候他被投了出去,临时换到这组,练习时间本就不够,加上马上就35进20,虽然大家面上都看起来乐呵呵的,但是实际上心里都藏着不少事,所有人心里都卯着一股劲使劲往上冲,岳明辉自然也不能落了下风。高强度的练习和淘汰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对未来的恐惧对现在的失望织成了一张紧密的大网箍得他生疼,他不敢松懈,除了睡觉时间,他几乎都在练习。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个原因就是他那时候是刻意想冷落卜凡。

 

岳明辉不喜欢他对其他练习生的态度,虽然之前就知道卜凡这个人像是有肌肤渴求症,不动动别人就难受,但是跟他们连续不断的小动作,岳明辉看在眼里,难受在心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亲眼看见卜凡伸手捏了徐圣恩的耳垂,不论卜凡是抱了别人转圈还是摸别人的头他都能假装不在乎,但是捏耳朵这个他心中专属他们的最亲密的动作,卜凡就在他眼前对别人做了,他实在无法忍受。无用的吃味酸的他心疼,几乎是转嫁怨气般的,他开始有意远离卜凡,卜凡心里压力很大想找他聊天的时候,他都用一句“练习很忙,马上要公演”搪塞掉。大家都当他们还是因为练习暂时分开但依旧默契满满的好兄弟,但是谁都没看到离开镜头后,岳明辉究竟是怎么躲着卜凡的。

 

岳明辉眼睁睁看着自己心中野生生长的黑色藤蔓慢慢将他拽入泥潭。

 

“老岳你快点儿的,发什么愣呢”

 

回忆被打断,岳明辉也没有再继续,他摘下耳机,利落地从地上爬起来,

 

“来啦凡子,就不能等等哥哥嘛”

 

既然有了重来的机会,他就不能再留一点遗憾。

 

他刚一走出去,卜凡就拽着他进了厕所,

 

“老岳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他从外套里掏出个小蛋糕,

 

“我好不容易才要来的,你看上面有你,嘿嘿,你快尝尝好不好吃”

 

“有我?凡子你跳舞跳傻了?”

 

“你看这不有月亮嘛,你的粉丝不都叫你月月么,四舍五入不就是你在上边儿么”

 

卜凡说得头头是道,岳明辉也懒得反驳。他对着蛋糕咬了一口,把剩下的递给卜凡,

 

“你自己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卜凡没像以前一样看见食物就直接放弃思考,他紧紧盯着岳明辉说,

 

“内个啥,老岳,你能不能不生我气了。你都好久没回来住了,我想找你说话你也不理我,你生我气你直接跟我说啊,别不理我啊”

 

岳明辉举着蛋糕的手顿了顿,随即睁圆了眼假装瞪着卜凡问,

 

“那你得和我说清楚你干嘛要捏圣恩耳朵”

 

卜凡显然是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这…这…我不就看着好玩就捏了一下么,咋了,你要是不乐意我以后不摸了呗”

 

“那你以后别摸了”

 

卜凡显然是第一次听到岳明辉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他还是立即高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不摸了不摸了,打死不摸了”

 

“凡子乖,不过你要真想摸,哥哥可以牺牲一下给你摸”

 

岳明辉一笑嘴边露出半颗小虎牙,卜凡看在眼里,急着扑过去想抱着岳明辉的头往怀里摁,结果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就听见厕所隔间传来个声音,

 

“咳咳,厕所里还有人呢啊,你俩秀恩爱注意点”

 

俩人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岳明辉蛋糕也不吃了,把剩下的塞进卜凡手里掉头就要走,走了两步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又扭回头对着傻站在原地的卜凡说,

 

“哥哥晚上就搬回去”

 

这次卜凡没被打断,他直接蹦上去给了岳明辉一个大大的熊抱。

 

导师合作舞台的抽签顺序一直都是岳明辉心里的一块伤,35个人他硬是抽到了最后一个,他不知道重来一次他运气还会不会是这么差,但是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忍不住紧张了一把。

 

轮到他的时候,他个唯物主义留英研究生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老天保佑,但是看到号码的一瞬间,他还是差点哭了就出来,熟悉的两个数字就那么大喇喇地映入他的眼帘,他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回到座位上,想着自己要重新再经历一遍当时的痛苦,胸口就说不出的闷痛。

 

等到所有抽签结束,第一名可以开始选歌的时候,卜凡突然站了起来,他长腿一迈朝着岳明辉走过来,

 

“PD我想和老岳换球”

 

岳明辉拽了拽卜凡的袖子想让卜凡坐下,结果卜凡不为所动还是站得笔直,

 

“我想和老岳换球”

 

“我是35,最后一个,凡子你别闹”

 

岳明辉凑近卜凡的耳边,小声地说。

 

卜凡没搭他的话,反而从背后握紧了他的手。

 

“我得问问导演”

 

PD和导演商量了一下,走回来笑着说,

 

“那你得看看岳岳同不同意”

 

岳明辉被臊得有点脸红,他小声回了句,

 

“愿意”

 

卜凡立马高兴地把球塞进他手里,接着又抠走了他另一只手里握着的球,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

 

说完这句话他低下头凑在岳明辉耳边小声地说,

 

“我这个是10,你可以选你喜欢的歌了”

 

“哎呦喂,我说你俩换个顺序怎么跟求婚一样,恶心不恶心啊”

 

某练习生在人群中吐槽。

 

一切变了一切又没变,岳明辉选到了他喜欢的歌,跳完了他在偶练的最后一个舞台,没有遗憾地被淘汰。

 

在看着卜凡踩着台阶一阶一阶走向第9个位置坐定后,岳明辉眼前闪过一阵白光,再睁眼,他已经回到了现在,手中正捏着一张红色的请帖。





评论(21)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