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ppy

一个非常无趣的话痨

【卜岳】岳兔兔追爱记(3.0

*  求婚大作战au


*  写文速度越来越快  居然还能留点时间让我写毛概  我非常开心 hhh


*  欢迎xjm捉虫和吐槽~



[1]  [2]



3.

 

再来第三次时岳明辉已经很熟练,他将请柬塞进口袋,毫不犹豫地走进洗手间去寻找小兔子。

 

似乎是因为前两次改变的缘故,他这次回去的时候,和卜凡的关系一如既往的好,记忆中的那般剑拔弩张似乎从未存在过。

 

过去他们从大厂出来后,四个人以“oner”的身份一起出了道。像所有娱乐公司惯用的手法,他们这个四人组合里也有官定cp,虽然没有直接表明,但是基本所有人都默认,他和卜凡就该那般亲密无间。

 

镜头在更多时候不是揭露事实的工具,而是块华丽的遮羞布。人们的目光被华袍上瑰丽的宝石吸引,自然而然就忽略了下面爬满的虱子。他和卜凡的关系被天衣无缝的演技完美掩饰,任谁都无法发现他们中间的横跨那道鸿沟。

 

纵然他天天自嘲自己步入中年,但是本质上也改变不了他今年过了生日周岁也就才26岁的事实,年轻气盛,更别说今年才22岁,又典型白羊座的卜凡,针尖对麦芒,俩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气,自然谁都不肯主动迈出第一步。岳明辉一开始也不是没有想过和他好好谈谈,但是卜凡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有空闲他就往李振洋和李英超身上挂,根本不像外界传闻那般他和李振洋闹了别扭。

 

所以眼见究竟为实还是为虚这个除了当事人根本没人说得准,谁能想到卜凡确实和人有矛盾,但是那人不是李振洋却是岳明辉。

 

不过这次回来这种棘手的情况显然没有出现。

 

岳明辉过来的时候正是深夜,他被尿意憋醒,正着急地奔向厕所。过去的时候生理需求让他根本分不出神,等回来的时候心无旁骛,他立马听到了厨房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第一反应是,

 

“不会是有老鼠吧”

 

第二反应是,

 

“别墅也有老鼠啊,那这儿还不如京旺花园”

 

岳明辉脱下拖鞋拿在手里,想着趁鼠不备给其致命一击,让它尝尝西城岳少的厉害的时候,他发现了猫在客厅偷吃的卜凡。

 

“呦呵,凡子你可真行,吓死哥哥了”

 

卜凡嘴里还有半块没咽下去的瓜,他含着瓜含糊不清地说,

 

“老岳你别告诉他们”

 

说完嚼了两下,囫囵咽下,

 

“我晚上没吃晚饭,饿的睡不着。你放心,我就吃了一块,绝对不会胖”

 

其实岳明辉也不太在意他胖不胖,不过卜凡啃着瓜的样子莫名勾起了他的食欲,

 

“那行,你给哥哥也拿一块”

 

俩人偷偷摸摸对着冰箱吃完瓜又一起把吃剩的瓜皮丢出去,消灭完犯罪现场后才又溜回来继续睡觉。

 

岳明辉踏进卧室扭过头,“晚”字还没说出口,卜凡就一起跟着走进来关上了门。

 

“老岳你站着不睡觉干嘛”

 

岳明辉这才看见他床头的两个捕梦网,心想前两次的穿越有点厉害。

 

第二天公司给他们放了个假,不用上班,岳明辉难得睡了个好觉。他一觉睡到11点,还迷迷糊糊睁不开眼的时候,就被人直接拽了起来。他迷蒙地睁开眼,眼前模糊一片,他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时眼角含着的泪花像是给他眼里加了层滤镜,滤镜后的卜凡红着一张脸,气鼓鼓地看着他,

 

“老岳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去参加yxh2?”

 

岳明辉顶着8012时尚风向标——鸡窝头犯懵,

 

“啊?”

 

“你岳明辉!为什么背着我偷偷去参加zgyxh!而且洋哥和弟弟早就知道了,就瞒着我!我今天早上起来刷微博才看见!”

 

zgyxh???

 

岳明辉反应了好大一会才想起来确实是有这么件事,不过上一次卜凡知道的时候他俩还在冷战,卜凡压根都没问过,所以他根本就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场。

 

而现在卜凡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挑着眉毛用眼睛瞪他,他倒希望卜凡像以前一样不闻不问。卜凡本来长得就凶,不笑的时候气势更盛,岳明辉被他这么一盯,心里还有点发虚,活像丈夫出轨被妻子捉奸在床。

 

“我现在就去和秦姐我也要去”

 

“哎呦,凡子你别闹”

 

“我没闹!岳明辉,我比你还高呢!你可不能别老把我当小孩”

 

岳明辉一下被他说得有点发蒙,他这才发现自己究竟有多喜欢和卜凡说“别闹”这个词,卜凡送他蛋糕,他说“别闹”,卜凡想和他换球,他也说“别闹”;他被淘汰,卜凡说想退赛,和他一起出道,他还说“别闹”。他早就在潜意识里把卜凡当成个小孩子,在自己总想着妥协退让包容他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他根本没把对方和他放在同一水平线上来看待。他总是把自己框在年龄的框架里,以年龄为借口,自己背着责任和压力负重前行,也早就习惯把真正的自己包裹在厚重的蟹壳里,用无形的枷锁把自己束之高台,将他人拒之在外,至于心里的安全距离,谁都不能靠近,就连卜凡也不例外。

 

岳明辉低着头默不作声,卜凡以为他生了气,刚刚还气愤的心立马蔫了下来,他蹲下去,托着岳明辉的脑袋,

 

“老岳?你别生气啊,刚刚是我一时冲动,我不去了还不行吗”

 

“我就是不太放心你啊,你这人又不太会照顾自己,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憋在心里,别人不问你就能一直不说,你如果上了节目又给自己太大压力,到时候你一个人怎么办啊”

 

岳明辉被卜凡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逗笑,他抬手敲了敲卜凡的脑袋,

 

“你当哥哥瓷娃娃呢?哥哥在英国不照样一个人好好的么”

 

“那能一样吗,你现在”

 

“现在干嘛”

 

“你现在有我…我们呢,你可不能这样了。说到这我就来气你知道么,我有时候特生气,你说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一张床都睡过了你还老跟我藏着掖着我觉得特没劲你知道么,就我老觉得你还拿我当外人,我就心里特难受你知道么”

 

盘靓条顺的小瓜苗卜凡瞬间蔫儿了下去,瘪着嘴不停嘀嘀咕咕,岳明辉看了心软,忍不住顺了顺面前小瓜苗的短秧,

 

“知道啦”

 

岳明辉转转脖子,

 

“做了一晚上梦怪累的,抱抱哥哥吧,凡子”

 

卜凡凑近一步抱住岳明辉,在他耳边继续絮叨,

 

“你做了一晚上梦还好意思说累呢,我早上七点就起来做早餐了,都没说累。没睡醒就不说了,还看见你要去上节目,你知道我多生气么。你去xh可不能穿那么好看了,还有你去了也别光膀子,你这胳膊根本不能播你知道么,人家剪辑师又不像咱们博文,万一到时候马赛克打不过来全剪了怎么办。你记得收敛点你知道么,别老软趴趴的招别人,听说每个节目组都会组cp的,你到时候可小心点不能让他们抓去组cp你知道吗。还有少和他们说话,你一走也不知道走多久,那不是老长时间就见不着你了么,那你得经常给我打电话…”

 

“行啦行啦,哥哥都听你的,你一会拿个本子给哥哥记下来,哥哥天天带着看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

 

卜凡把脑袋往岳明辉颈窝里拱,他刚剪了头发,短短的发茬蹭过岳明辉的脖颈,酥酥麻麻,或许是因为太舒适了,岳明辉脑袋开始当机,眼前一眨一眨地冒着小星星,没一会又迷迷瞪瞪地睡了过去,等他再醒来他已经坐在自家的客厅里,手里捏着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句话,

 



“凡子要结婚了”




评论(1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