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ppy

一个非常无趣的话痨

【卜岳】岳兔兔追爱记(4.0

*  求婚大作战 au   肝完了肝完了


*  果然不可能不烂尾的这辈子不可能不烂尾的


*  接受所有吐槽


[1]  [2]  [3]


一个微博备用链接


如果有疑惑可以戳这里




4.

 

岳明辉还是如期参加了婚礼,出发前他穿着助理拿来的手工定制西装坐在客厅里发呆,电视机没关,电影频道正放着前段时间大热的小成本电影,忌日快乐。

 

女主角被困在她死亡前一天,重复经历她死亡的那一天,只有找出真正的凶手才能避免死亡,回到正常的生活轨迹。

 

“该出发了”

 

助理看着岳明辉毫无动静忍不住提醒到。

 

“这个电影你看过吗”

 

“看过啊,看网上评分不错就去看了”

 

“她最后结局怎么样”

 

岳明辉指指电影里的女主角。

 

“她啊,最后发现凶手是她从来没怀疑过的好朋友,搞死好朋友后就和男主角相亲相爱了呗。真羡慕这个女主角,长得漂亮还有个忠犬男友,死了还有机会重来变得更好,不过现实生活中哪有这么好的事哦”

 

“是啊,现实生活中哪有这么好的事”

 

兔子依旧在那里等着岳明辉,等岳明辉一过来,立马就跳出来往岳明辉身上蹦,

 

“岳岳叔叔,你怎么才来啊,我等你好久啦,现在我们开始吧”

 

小兔子从他的身上跳下,小手说着就要往脖间的项链上摸,岳明辉摸摸它的小脑袋,

 

“不急,麻烦你这么多次,我还都对你一无所知,不如我们聊聊天吧”

 

小兔子放下手中的钥匙,蹦上洗手台上坐下,晃动着两条小短腿,望向岳明辉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天真,

 

“聊天吗,好呀,聊什么呀”

 

“你为什么会来帮我?”

 

兔子歪着头想了想,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我有意识开始,我就能听到好多声音,他们一直在我耳边说他们很后悔很遗憾,特别吵,但是这些声音我也关不掉”

 

“不过我每帮完一个人,耳朵里的声音就会少一点点,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吵啦”

 

“那你之前也帮过不少人咯”

 

“对啊,我帮助过很多人呢,有孩子被撞死的妈妈,有抛弃妻子的男人,还有一辈子没和老婆说过我爱你的怪老头,可多啦。不过其实也不能说叫帮啦,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要非说帮到什么的话,不过也就是给他们的过去平添点美好回忆罢了”

 

说完兔子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它急忙用手捂住嘴巴,一双大眼睛转溜溜地向岳明辉的方向偷瞧。岳明辉却神色如常,眉宇间一副了然的神情,

 

“我猜到了”

 

岳明辉低头用指腹轻轻摩挲着他腕上的手表,

 

“看起来好像我是慢慢一点点地在返回过去,事实上,我根本就是一直在围着同一件事情打转,其实我根本无法完成逆转”

 

兔子听完他说话,呆呆地忘记了捂嘴,

 

“你怎么知道的,你可真聪明,你是我遇到的最聪明的帮助对象了”

 

说完它又垂下头,两条长长的兔耳耷拉在两边,

 

“可惜很多人都不明白”

 

“不明白会有什么后果吗”岳明辉问到。

 

“他们很多人都这样被困在了过去,困在了他们最后悔的那一天”

 

小兔子的脚在空中不安分地画着圈圈,

 

“其实回去的次数是有限制的,每个人都不一样,如果次数用完了,他们就要一直留在那一天了”

 

“我一开始有提醒过他们的,告诉他们做这件事会有很大的风险,我也告诉过他们不要太贪心,但是,是他们都不听执意要回去的,我也没办法”

 

“提醒?我怎么不记得你提醒过我?”

 

岳明辉听到这里忍不住敲了敲小兔子的头,

 

“差点被你害死了”

 

“都怪你太好看啦,我一下就给忘了嘛”

 

小兔子颊边的绒毛上泛起一丝淡粉色,像是沾了颜料一笔一划精心绘上去的,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困在过去啦,也有像你一样聪明的,只是不多而已嘛。不过我倒是真遇到过一个奇怪的大哥哥”

 

“奇怪?”

 

“对啊,特别奇怪,我记得那个哥哥长得特别高,比你还要高很多。他根本就没回去,因为他说就算重来一次他喜欢的人也不会喜欢他,他不想再回去徒添伤感了,他就问我能不能跟我许个愿”

 

“许愿?他的愿望不会是,让他喜欢的人喜欢上他吧,哈哈哈,原来你还可以许愿的?早知道我也直接和你许愿了,还费这什么劲”

 

“不是啦,我没这个能力啦,他当时和我说他希望他喜欢的人能幸福,因为他觉得他喜欢的人太累了,希望以后能遇到个人让他轻松点。我又没这个能力自然做不到啦,他听了就觉得很没劲想让我介绍别的神仙给他。那我又不认识别的神仙嘛,他就嫌我废柴”

 

小兔子说到这里气的忍不住抖了抖耳朵,

 

“不过最后我还是有帮到他哦,我帮他拿走了他不想要的东西,等我给你找找”

 

看着兔子一副求表扬的模样,岳明辉忍不住就想逗逗它, 

 

“你帮不到别人忙还拿别人东西?我说你这小兔子可以啊”

 

他笑得眯起了眼,嘴角露出的半颗虎牙在灯光下一闪一闪,

 

“才不是呢。啊,找到了,喏,就是这个”

 

小兔子从身上掏出个小小的透明玻璃球球,里面闪着浅金色的光。

 

“他想让我拿走他对那个人的爱意,他说他得和那个人做朋友了,这个东西留着没用”

 

小兔子看岳明辉看得入了神,向前一蹦把玻璃球塞进他手里,

 

“我要这个也没用,也没找到地方卖,看你好像很喜欢,干脆就送给你吧,当我当初没提醒你的补偿”

 

说罢小兔子挠了挠头,

 

“你确定不再回去了吗,我刚刚偷偷看过了,其实你还有一次机会的,你就没什么想做的事了吗”

 

岳明辉把球放进口袋,伸手捏住了小兔子的肉嘟嘟的脸,

 

“你不会骗我吧小兔子,万一我在过去回不来了我又没地儿找人哭去,我咋办啊”

 

“我才没骗你呢,真的还有一次,你要是不信就算啦,我去找下一个人”

 

小兔子跳起来拍拍屁股就要跑,岳明辉一把揪住他的兔耳朵,

 

“我你还没帮助完呢你就要跑,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嘛,既然你说还有一次,你留着也没用,那我就勉为其难用了吧”

 

岳明辉再次睁眼的时候,入目是一片漆黑,只有前方一支点燃的烟头发着橙红色的光。待到眼睛逐渐适应黑暗的环境,身边人的轮廓也渐渐清晰起来,卜凡穿着一身黑融进夜色,只有一双如水的眼睛愈发明亮。

 

寂静的夜晚只剩脚边流水的声音“哗啦啦”作响,卜凡开口打破了这份寂静,他问,

 

“老岳,退团那事你真想好了吗”

 

这是他决定退团的前一晚。那几年业内新人层出不穷,偶像团体像雨后春笋般纷纷冒了头,他那时候因为错接一个剧本,转型失败,在娱乐圈的位置十分尴尬,而偏偏又正逢他当时读研的专业在国内大热,正需要他这种眼界开阔经历丰富的人才。面对人生的岔路口,他选择了退团,也正是因为退团这件事切断他和卜凡最后一点可能。他记得彼时他早就回了家,只有李振洋和李英超打了电话过来慰问,卜凡就是隔了几天在微信上问他什么时候来把东西搬走,和现在的走向完全不同。

 

岳明辉不敢抬头看卜凡殷切的眼神,他在头脑中一遍遍地捋着思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自然不想退团,即使重来一次他也不想退团,但是那时候团队已经成了他们四人的绊脚石,同时期成立的组合早就解散,也就是他们四个明明有着更好的发展机会却还碍于情分,谁都不愿意打破这种相对的平衡,只能牢牢捆绑在一起蹉跎青春。更何况这只是一个回溯,就算现在他答应不退团,按照事件的发展,他过几天还是会退团,做回他的精英高管。

 

“凡子,我想好了,我得退团”

 

“为什么”

 

卜凡的声音像是喉咙里滚了砂砾,沙哑的厉害,

 

“你和我都懂得不是吗”

 

“老岳,我不想你走”

 

卜凡的声音已经带了点哭腔,从岳明辉的角度隐隐能看到他眼角挂着的泪珠,

 

“哥哥也得吃饭吶,不然你养哥哥呀”

 

岳明辉伸手轻轻揩去卜凡眼角的泪水,故作轻松地和他开着玩笑。

 

“那我回去把工资卡给你,我挣的钱不少,我上回全款给我爸妈在北京买了套房呢,养你绰绰有余,你别退团了跟我混吧”

 

岳明辉没想到卜凡会这么回答,一下愣住没反应过来,等他脑子犯过劲来,才发现自己被这个弟弟调戏了,他笑着捶上了卜凡的胸口,

 

“好你个凡子,有这么跟哥哥开玩笑的嘛”

 

卜凡伸手包住他的拳头,将他的手指掰开挤了进去牵起他的手,他站在岳明辉的正对面,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高大的身形完全将岳明辉包裹,岳明辉在那一瞬间突然感受到了来自眼前人的压力,

 

“我没和你开玩笑”

 

“岳明辉,我喜欢你,你呢,你喜不喜欢我?”

 

岳明辉的笑容挂在嘴角,他感受到自己的喉结在微微颤抖,随后破碎的音符像是不受控制般从自己口中跳出拼成了完整的几个字,

 

“我爱你”

 

岳明辉说完后脸红得发烫,像是丢进锅里被热水煮过的螃蟹,他在心里一个劲地吐槽着自己怎么年纪越大越不中用,被弟弟这么轻轻一撩就直接丢枪弃甲说出了真心话。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卜凡像是不相信,晃动着岳明辉的肩膀满脸写着不可思议,岳明辉咬咬牙,

 

“别晃了凡子,哥哥说我爱你”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卜凡紧紧抱住,被卜凡埋头的颈窝里,有温热的液体顺流而下,他伸手轻拍着身上大型犬的头,

 

“你这个凡子,怎么这么爱哭呢,哥哥说爱你你也哭,不知道的还以为哥哥欺负你了”

 

“那你还退团吗”

 

“退”

 

“怎么还退”

 

一听到这话,卜凡立马站正,他伸手揉揉自己的眼睛,顾不上眼睛还通红着就直勾勾地盯着岳明辉,像是要把他看个穿。月明湖被他看得心里发虚,眼睛撇过一旁,干笑了两声答到,

 

“哥哥也需要养家糊口嘛,我也是个男人怎么可能真的靠你养,更何况自己的专业好不容易能派上用场报效祖国,谁不希望能出一份力嘛”

 

“那你的歌呢,不发了?”

 

卜凡把岳明辉说得有点蒙,他忍不住问到,

 

“什么歌?”

 

“你备忘录写得那首,我看了,写得那么好你不打算发了?”

 

“哦那首啊,是给你写的”

 

只不过上一次一直没机会送给你罢了。

 

“那我们一起唱吧,我和你”

 

此刻卜凡的眼睛湿漉漉的,亮的像是缀着天上的星星,岳明辉被这星河迷了眼,鬼迷心窍般答到,

 

“好”

 

岳明辉这次在这里一直待到他们的新歌发出,才被弹出。在新歌筹备到发出的一个月里,他俩互相表明了心意,确立了关系,两个人抓紧时间做完了所有该做和不该做的,虽然早已经知道结局,岳明辉还是没法做到坐怀不乱,抵挡诱惑,终于得到爱情滋养的岳明辉过得好不快活。

 

所以就算他刚被弹出就收到了卜凡要结婚的消息,他的心情依旧没受到影响。他在这一个月里想通了一件事,只要最后他和卜凡都过得开心,那么陪伴他们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也就不太重要了。

 

过去他总喜欢说一句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过去是,现在未必就不是。

 

不如他想象中那样,他保持良好的心态,最终还是在走进会场前,崩了。他根本就不是真正地想明白了什么爱是克制,只要对方幸福就真的幸福这类胡话。他只是被幸福冲昏了头一下没反应过来现实。

 

等到他真正站在宴会厅的门前,他才意识到尘埃落定,早已没有重来的机会。认识到现实后,他在门口愣愣地站了许久,始终下不了手推开那扇厚重的门。

 

他不想面对现实。

 

直到他和门的僵持被李英超打破。

 

“岳叔,你在这儿干嘛,怎么不进去?”

 

“快进去安慰安慰我凡哥吧”

 

“安慰?”

 

“对啊,叶小姐逃婚了”

 

逃…逃婚?

 

岳明辉被这巨大的信息量冲击地头脑发昏。

 

他跟着李英超进去才知道,从小到大都乖巧懂事不让父母操一点心的叶小姐在婚礼前一天和一个被她称之为真爱的男人一起逃了婚。

 

像许多狗血爱情故事的开端,几年前的叶小姐可不像他们所了解的那么乖巧懂事,反而骨子里是个十足的叛逆少女,基本夜夜与酒吧夜店为伴。

 

故事的转折点是四年前她被朋友带着去了一间新酒吧,在那里她喝了一杯掺料的酒。

 

她趴在吧台上浑身发软,视线模糊中看见自己所谓的好朋友笑着和一个老男人分钱,看向她的眼神像是在看砧板上濒死的鱼。

 

她的神志随着药物作用的散发而逐渐消失,她只能隐约听见耳边老男人猥琐的笑声,她恶心的想吐,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意想中的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老男人猥琐的声音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温暖的手,以及一个男人不停的絮叨,从男人的语气不难听出他显然有点生气,但是还是温柔地把衣服披上她的双肩。

 

叶小姐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双眼想看看男人的长相,入目却只有男人修长的背影。

 

男人很高,这是她失去意识前对男人最后的印象。

 

“所以那个人现在出现了对吧”岳明辉发问。

 

李振洋在他面前点了点头。

 

“之前叶小姐一直以为那个人是凡子,结果没想到一个星期前正主出现了”

 

“也不能怪叶小姐啊,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那是凡哥”

 

“对啊,黑夹克,高个子,怎么说都像凡子,而且偏偏凡子还记不清那天发生了啥”

 

岳明辉忍不住打断李振洋和李英超的讨论,

 

“那现在凡子…”

 

“你过去安慰安慰他吧,他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岳明辉在卜凡身边坐下,安慰性地轻抚着卜凡的后背。

 

“别伤心了,可能叶小姐不是你对的人”

 

我才是。

 

“幸亏是结婚前出现了,要是结婚后出现那不更惨吗”

 

谢谢大哥及时出现。

 

“大家都有追求真爱的权利嘛”

 

谢谢叶小姐这么勇敢。

 

“谁和你说我伤心了”

 

卜凡拍掉岳明辉的手。

 

“那你不伤心你在这儿坐着,还低着头这么难过,你跟哥哥谁跟谁啊,哥哥少看你哭啦,真难受就别憋着,哥哥今天绝对不笑话你”

 

留到明天再笑。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快哭了,我不是因为她逃婚才难受”

 

“啊?”

 

逃了婚都不难受?

 

“我就是脑子乱想不明白。她逃婚我好像一点都不难受,反而心里还挺开心的”

 

“啊?”

 

被绿居然很开心?

 

凡子疯了?

 

卜凡嫌弃地看着他面前痴傻的哥哥,

 

“啊什么啊,就是这样,而且我发现了一件更不得了的事”

 

“啊?”

 

还有比这更不得了的?

 

“…你还会不会说别的”

 

“啥事啊”

 

我岳明辉今天就要看看是什么比未婚妻逃婚更了不得。

 

“我…”

 

卜凡抬头看了岳明辉一眼立马又低下了头,

 

“你什么你,快说”

 

“就是…我明明已经不喜欢你了,可是…”

 

卜凡手扶上额头,一脸颓然。

 

“可是刚刚知道她逃婚,我第一反应居然是这样我就还有机会和你在一起”

 

那这是挺了不得的,不对,这个你是指谁?

 

“果然还是那个小兔子不靠谱,他明明说他已经把我对你的喜欢收走了的”

 

“啊?”

 

什么兔子?什么收走?什么喜欢?

 

什么?

 

“老岳你怎么回事啊你”

 

“没事,你刚刚是说你喜欢谁?”

 

“老岳你傻了?我说我喜欢你…”

 

卜凡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像是蚊子叫,但时岳明辉还是精确捕捉到了必要信息。

 

“哦,既然这样,那这个婚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逃一下?”

 

岳明辉笑着冲卜凡伸出了手,窗外是明晃晃的日光,把他们两个人照亮。



评论(20)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