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ppy

一个非常无趣的话痨

【卜岳】姜苏打日记(1.0

*  一个毛概课摸鱼 就当庆祝一下我终于抄完了毛概


*  一个记录想象中卜岳日常的坑 没什么具体的剧情线 战线可能会拉的很长


1.


在我看来,卜先生和岳先生的故事说来普通却又不普通。毕竟他们也就是天底下数亿坠入爱河的年轻人中的一员,要说唯一特别的地方也就是他们共同的性别。


我无心窥探,只是他们算是比较高调的同性恋人。这里的高调没有贬义,更何况他们为人处事都算内敛低调,所谓高调也只是我对他们即使在他人面前,也从来不避讳对彼此赤裸爱意的嫉妒之词。


我与他们的初次见面是在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刚拒绝缠人午休的再度约会,想通过洗漱让自己清醒些时,听到了高楼里久违的敲门声。我急忙擦干脸向着门口飞奔过去,透过深棕色防盗门上的小小圆镜,我看到一个男人。


在有限的视线里范围里,我只能看到他宽阔的胸膛,由此可以推断男人应该很高。他说他是我对面新搬来的邻居,过来送些小饼干。


对面新搬来了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作为一个独身女子我自然不敢轻易开门。过了会男人似乎有些尴尬,便自顾自端着饼干一路走回了对面,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似乎不妥,后悔之际,隔着门板,对面隐隐约约传来些声响。


“老岳,对面住的是个姑娘。我就说我不行,你非要叫我去,现在好了,说不定吓着人家姑娘了”


男人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羞怒,但是言语变换间,又透着点撒娇的意味。


老月?我想应该是他女朋友。


意想中女孩子的声音并没有传来,反倒是有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搭了腔,


“既然是女孩子,那确实是该小心点嘛。叫你过去增进一下邻里感情你怎么还不愿意上了,我们凡砸有那么见不得人吗。哎呦你怎么把饼干拿回来了,送人的东西你还能拿回来,丢不丢人”


俩人的对话轻松自然,从亲昵的语气中不难察觉两人关系亲密。


或许是一起合租的好朋友吧。


对面的声响不断,但是隔着门板我也听不清楚,没过几分钟,换了个人走了过来。


来人穿着白背心,要比刚刚那个男人矮一些,一头金色的头发上高高扎着个小啾啾。


我猜他应该就是那个老月。


“姑娘,我是你对门儿的,最近刚搬过来,中午饼干烤的有点多,我们两个人吃不完,给你放门口了啊”


“谢谢”


“没事儿,都是邻居”


直到对面传来了关门声,我才轻轻打开门。门前摆着个透明的方盒,装着满满一盒颜色焦黄的奶油曲奇,我尝了一小块,味道非常好。


作为回报,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妈妈牌秘制辣酱,敲响了对面的门。


这次开门的是一开始那个高个男人,他确实非常非常高,我得仰着头才勉强能看到他的脸。他看着我挠了挠头,说话有点结巴,


“你…你等一下啊…老岳!对门儿的来了”


金色头发的男人这才从里屋慢慢地晃悠出来,他拍拍高个的肩膀,示意他退到后面,带着笑问我要不要进去坐坐,我这才看清他们两个都长得非常好看。虽然类型不同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都长着一张令人心动的脸。


我点点头,金发男人把我迎进门,高个男人始终都站在他的后面,和他隔着半步的距离。


房间比我想象得要干净,虽然沙发上也丢着几件衣服,但是整体都比我之前见过的异性房间要干净得多,我找了个沙发的角落坐下,黄发男人边倒水边和我说话。


“我叫岳明辉,丘山岳,明亮的明,光辉的辉。你可以叫我岳岳,他是我爱人卜凡,不平凡的萝卜卜凡”岳明辉笑着放下水瓶“你别看他长得有点凶巴巴的,其实平时很容易害羞,而且啊,他特别会做饭,下午那盒饼干就是他烤的”


叫岳明辉的男人说这话时脸上挂着幸福的笑意,卜凡坐在他身边不安分地捏着他的手。


我点点头,说我叫姜苏打,很高兴认识他们。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同性恋人。




评论(10)

热度(81)